FC2ブログ
同心而離居,憂傷以終老

聲色場

我的生活乱七八糟 | main | 裂碎的光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--:-- |
[阿豬仔生賀][范H]地图上的网线
這是生賀啊生賀
我知道這個西批非常奇幻哈……
但素這年頭拼的就是奇幻= =||||||
就沖這倆是SJ里英語最好的……
俺就能把他倆西批!
流浪其实仅仅是一种姿态。
仰望着自由而飞翔的心情。
他与他,行走在地图上的轨迹十分蜿蜒。
在那样一个玄妙的交接点。
擦肩而过。
——题记

那时他们都还是少年。
坚信流浪是生活的赞歌,以一种执着的冲劲前行,脚步飞扬,路上的尘土堆积出曲折的痕迹。
回想起来,那是个十分美好的开始。
金基范是个摄影师。
他一直有一个办个人影展的梦想,然后用不停的流浪去实践着。
他喜欢且固执的用胶片捕捉静止或动态的瞬间,在这个数码满天下的时代,他沉迷于这样一个古老的方式,一卷胶片不变的数量,流动的内容,即使出来的作品不甚满意,他也享受着那个成果。
然后某天,他的镜头对准了那样一个人。
其实他本来想拍的是坐在椅子上拿着气球的小姑娘,那个小姑娘扎着两个辫子,坐在公园那种常见的凳子上,身后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,然后不知怎地,就随着小姑娘的眼睛对准了她面前的人。
有些孩子气的少年安静的拉着小提琴,明明该有流浪艺人的萧瑟,却偏偏透着几分青涩的稚气。
金基范在无意识中按动了快门。
他突然有些痛恨这样的照相机,因为他忽然很想看看映在胶片上那个人的模样。

我们的记忆常常都会这样,在经年累月的洗刷中,只会抽象成一个一个不太清晰的标志,定义出有些退色的水墨画,轮廓并不清晰,但也挥之不去。
那天那个少年,和长凳上的女孩,高大的梧桐树,就是三个完整的立体坐标,把那样一个画面牢牢的定格。

Henry一直觉得那个少年有着可以融化一切的笑容,气质却冷漠如水。
当然如果没有那个笑容,也许就是冰了。
他喜欢流浪,无意义的,或者美其名曰自由旅行。
在自己喜欢的地方,拉响自己的乐章。
然后再将这种感动去变成跳跃的音符。
他记得那天那个小女孩素色的裙子,紧紧攥着的红气球,强烈对比着的色彩,干净的眼透露着一个孩子最原始的渴望。
他喜欢这种单纯的向往,那是一个人随着年华渐长注定要流失的东西。
微笑着收起琴的时候,他看见站在一侧的金基范。
金基范端着相机,镜头洞洞的对着自己,过大的相机遮住了本来就巴掌大的脸,他有些惊诧和不知所措,后来想起,当时那个表情估计是十分的呆傻吧。

这个表情传递到金基范的镜头,他就放下相机微微一笑。
然后Henry也只能无措地对他笑。
总有那么一群人,是生来就该相遇的,是相遇就该发生点什么的。
我们谓之曰缘分也好,谓之曰一见如故也好。
那其实只是对一个抽象的感觉勉强概括的具象描述。

微笑过后就是擦肩而过,金基范去冲印店加急冲洗今天的照片,拿出来以后才发现自己很想看的那张有点模糊掉了。
居然会手抖,金基范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,付了钱拿了照片出门,走到门口的垃圾桶把那张糊了的揉成一团想扔,看了看还是放起来。
扔照片从来不是他的习惯,即使照的再差也不。
因为一向是自己喜欢的风景才会记录,才会成型。
照片只是成果,它要记录的却是过程。
今天有点暴躁,金基范想,这可真是不好。

走进青年旅社的时候已经很晚,金基范推开两人间的门习惯性的打了个招呼,虽然是陌生人好歹要同房一个晚上,友好点总不是错。
背对着他收拾东西的少年回过头,圆圆的脸从客套到惊异再到喜悦的转了个圈,大概是刚刚洗过的头发安然的贴在脸上,滴滴答答的还有水汽,非常柔和。
“Hi!”他咧开嘴笑,小小的眼睛眯成了看不见的缝。
彼时,都是过于浪漫的少年。
两个人躺在各自的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,好在都是英语母语,也没有沟通障碍。
他说他是ABK,他说他是CBC,然后他的照相机,和他的小提琴。
“下一站打算去哪里?”
Henry看着色的天花板——其实大约不是色的,只是没有光的夜晚看什么都是的。
“呃,不知道,你呢?”
“普罗旺斯吧。”金基范想着那传说中大片大片的衣草田和干燥纯净的空气,无意识的说。
“那我去意大利看传说中的提琴世家。”
软软的声音扫的人心有点痒。
金基范微笑。
“那么我们可以同路一段时间。”

其实没有人喜欢寂寞。
只不过也许从未遇到过那样一个人,可以带我走出寂寞。
那是很平淡的一段旅程,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一个人。
即使一起走过,在同一个地方,也不是一起行动,金基范扛着他的相机四处流窜,Henry架着他的小提琴晃荡着找灵感涂鸦。
青春就是如此放肆的挥霍。

普罗旺斯有最美的衣草田。
金基范一直留着一张照片。
蔓延开来的紫色中,有一个单薄的背影,拿着小提琴。只是拿着。
Henry不依,说为什么是背影。
因为你正脸不好看,我的相机是捕捉美的。
Henry怒,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然后金基范笑,说开玩笑的。
其实只是莫名的觉得那样一个镜头非常的完整,像是动了一丝就会破坏掉。
是一种执拗的感觉,不需要理由。

他们一起走过普罗旺斯,又一起走过意大利。
结伴而行的时候未曾想过结束,结束来临的时候却也意外的平静。
究其理由,其实只是梦想不同罢了,他们只不过两个相遇的路人。
金基范说要一个人背着照相机去撒哈拉,Henry却说要去维也纳追寻音乐胜境的气息。
然后,微笑道别。
金基范说Henry,将来如果你开演奏会一定要记得找我。
Henry说谁知道你那时候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晃荡。
在哪个角落我也会飞过来。
我能找得到你再说吧。
后来金基范想,原来那时候自己就能把客套话说的像真的一样。
还是说,明明是真的,却实在像客套话呢。

后来,又过了很多年。
久到少年变成了青年,久到流浪从兴趣变成了习惯。
因为回首望去,已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称之为家一般的有归属感。
金基范已经如愿的办了很多场个人影展,有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粉丝群。
他通常会把那张普罗旺斯的背影放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,但是一直会放,虽然很多人对这张照片感兴趣,他都没有卖,直到最近的一次个展忘记叮嘱了,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。
工作人员诚惶诚恐的道歉说不知道,他最后摆摆手说没关系,其实也不太重要。
真的是不太重要,留着不知道要干嘛,但有朝一日没有了,又似乎觉得缺少了什么。
那张照片,连同记忆中的那个少年,总会一起淡漠的消失不见。

所以当金基范再次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,自己都猛然有些发怔。
那已经成为一个海报,海报上张扬的写着著名小提琴家Henry世界巡演的字样。
然后巡演的主题是Endless Found……
身边有人议论纷纷。
明明一直以来的主题都是looking for,为什么换了海报就变成了Endless Found。
因为,已经不需要再looking for。
身后有人如是说。
金基范转身。
斑斑点点的夜空,青年的背后,洒落一地星芒。
| Others | 22:48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 コメント:3
コメント
哦买兔兔~郎太木脑西-v-
直接点了CM么想到隐了这么多otz……
亚巴里是奇幻的CP看到文题还以为饭也要自攻m(__)m
以上。
AA自攻看到吐血的阿罹罹|||otz
2008.04.23 Wed 15:19 | URL | 罹  [ 編集 ]
乃到底是把瓦儿媳妇儿给了别人……吐血……(谁是乃家儿媳妇儿!?= =+)

话说说起小范的摄影师形象,瓦自动就想到了恐怖袭击的那个样子=v=~H就是don't donMV里面的那个样子哦~~瓦喜欢鲜明的画面感~~~
2008.04.28 Mon 15:05 | URL | 棉  [ 編集 ]
To 棉:我更了范的!握拳!!!话说乃家小孩才是我家儿媳妇~~~
2008.04.28 Mon 21:28 | URL | 瓦就是一只兔子  [ 編集 ]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
http://rabbit0713.blog118.fc2.com/tb.php/69-b83a3d75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トラックバック
| ホーム |

我心依舊

阿兔仔

Author:阿兔仔
总是摆出一副大S的姿态但掩盖不住M的本质

从内心深处嫌弃loli但自己也做不成一个御姐

想做的事情没有什么能成功,所以归根到底是一个废柴

在自己狭小的空间里期盼救赎

天命:金基范

本命:山田凉介、山下智久、二宮和也

浮气:KinKi Kids、Arashi

絕色傾城

金基范*Kim Kibum

山田涼介*Yamada Ryosuke

二宮和也*Ninomiya Kazunari

山下智久*Yamashita Tomohisa

中島裕翔*Nakajima Yuto

堂本刚*Domoto Tsuyoshi

堂本光一*Domoto Koichi

似水流年

AP*Akanishi Jin&Yamashita Tomohisa

岛凉*Nakajima Yuto&Yamada RyoSuke

范*Shim ChangMin&Kim Kibum

KK*Domoto Koichi&Domoto Tsuyoshi

竹馬*Aiba Masaki&Ninomiya Kazunari

左邻右舍

管理者專用

宝贝儿子

渐行渐远
天涯比鄰
點滴心頭
細水長流


林林總總

閑言碎語

韶華閑逝
天籟之音

フリーエリ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