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心而離居,憂傷以終老

聲色場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--:-- |
时不时的要失调
又到了找工作的时候。

BBS的求职版溜达一圈下来就忍不住想要泪流。

那个晚上给小熊亲打电话也是终于哭了。

我跟他说,明明,算了。

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上国内一流的大学,再读研。

然后现在还是一片混混沌沌看不到未来。

他的话其实跟爹娘都说的差不多。

我娘说,你有什么本事,只是书读多一点而已,凭什么让人家给高薪你。

我爹说,你就这点抗压能力,以后怎么办。

小熊亲说,他们说的对。

于是我还是纠结。

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最大的虐点。

我不想再靠着父母过日子,我想要自己努力要很好的生活。

我已经23了,我不想再伸手要钱了。

我爹和小熊亲都不想我进律所,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执念些什么,我明明不甘心一个月一千五的过日子。

高不成低不就,我到底是要多尴尬。

其实银行是个好去处,但我还是不知道在固执些什么。

也许,我的梦想,永远都实现不了。

我dream着像这里一样那样完善的法制环境,然后做我的刑事律师,多少钱,多么苦,我都不在乎。

而这真的只能是一个dream而已。

我想去一个,我看得到未来,看得到自己的地方,这究竟是有多难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| 相忘流年 | 14:31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1 | コメント:1
总是会有些情绪放不下
室友出门去旅游了,于是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,中午走出去买了麦当劳,晚上实在挡不住头痛在家里吃泡面。

摇摇晃晃一天正事没干,打开tort的PPT的时候看到预习任务时候顿时崩溃了。

摊着书放着歌,看进去的没多少。

心血来潮去翻阿喂亲以前的SP了,虽然她总是说那些东西实在很囧,但是看着还是觉得很怀念。

前几天和阿喂亲见面了,半年没见了,却好像昨天才见过。

总有那么些人,多久没见都不会觉得陌生。

只是复旦和五角场好像突然变得很遥远,围坐在一起打那么扭曲的J家牌的日子不知道还会不会有。

DQ的杏仁提拉米苏芝士蛋糕,总是要再去吃一次,其实很奇怪为什么北京和上海的DQ是不一样的。

KFC的雪顶,这个北京也有,但是每人一杯的事情还是要再来的。

学校旁边的自助烧烤不知道有没有涨价,但我觉得我现在去依然会被阿喂亲BS的。

欧我那么的想念我的复旦,我那么想念那段被我挥霍的青春。

其实我是想文艺的= =失败了╮(╯_╰)╭

无所谓了,其实我的中心思想就是

女人们,我们江湖再见TvT

| 相忘流年 | 21:39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 コメント:3
| ホーム |

我心依舊

阿兔仔

Author:阿兔仔
总是摆出一副大S的姿态但掩盖不住M的本质

从内心深处嫌弃loli但自己也做不成一个御姐

想做的事情没有什么能成功,所以归根到底是一个废柴

在自己狭小的空间里期盼救赎

天命:金基范

本命:山田凉介、山下智久、二宮和也

浮气:KinKi Kids、Arashi

絕色傾城

金基范*Kim Kibum

山田涼介*Yamada Ryosuke

二宮和也*Ninomiya Kazunari

山下智久*Yamashita Tomohisa

中島裕翔*Nakajima Yuto

堂本刚*Domoto Tsuyoshi

堂本光一*Domoto Koichi

似水流年

AP*Akanishi Jin&Yamashita Tomohisa

岛凉*Nakajima Yuto&Yamada RyoSuke

范*Shim ChangMin&Kim Kibum

KK*Domoto Koichi&Domoto Tsuyoshi

竹馬*Aiba Masaki&Ninomiya Kazunari

左邻右舍

管理者專用

宝贝儿子

渐行渐远
天涯比鄰
點滴心頭
細水長流


林林總總

閑言碎語

韶華閑逝
天籟之音

フリーエリ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